我不正常,你们害怕点

【玹容】回到最初

-是 @pongtheco 点的文

-大多为第三人称,希望可以看懂我在写什么

-极短,随意看看





学生时代的爱情总是青涩而美好的,像清晨初沾雨露的白兰花。


就像它的花语,纯洁而真挚的爱。


李泰容在学校有很多人追求,总会有女孩子大着胆子给他递情书。虽然她们知道不会成功,但也总抱着一种试试的心态,把这份单纯的心意用纸,用笔,或用信息,亦或用最直接却又最真挚的嘴巴,表示给李泰容。


他向来喜欢面对面的,把心两给对方的交流方式。所以,在他接受到午休时,班里所有人都趴下时,他的同桌拉上他的手时,低声告诉他:“我喜欢你”时,他没来得及犹豫便答应了他。就像是,怕错过这几秒,对面那人就会笑着说“开玩笑的。”


怕,他很怕。他不敢跨出这一步,所以郑在玹替他说了出来。他怕他掌握不住机会,郑在玹反悔。他太怕了,他怕郑在玹之后的日子会被其他女孩挽着手来见他。他不想,他只想那个人是他自己。


夏季炎热的气息飘散在空中,蝉鸣不止,蓝色窗帘就在大开的窗户下随着清风飘动。飘过了窗边两人的头顶。被窗帘隔绝的是阳光,尽数落在两个青涩的少年人身上。他们互相就像披着光,成了对方眼里最耀眼的美好。


窗帘外,看见的只有少年人面颊凑近的身影。


他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他们还如往常,按照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往前走着,唯一不同的也只是眼里总是放不开那人的影子,脑袋里总是挥不去那人的身影。


……


外人看来,毫无异常。


他们如其他爱恋中的情侣一般,沉溺在对方眼里,沉溺在对方的气味中。他们会疯狂渴望,渴望去探索,去掠夺。


可他知道,他不该让他把身体交给自己,他们还未成熟,就像是还未饱满,泛着青绿色的果实一样。他不敢,他不敢让他把所有交给自己,他怕之后的生活会让他失望。所以每次的疯狂,仅仅只是一次激烈的亲吻。


他亲吻着李泰容,他相信李泰容明白这些,他知道李泰容是个聪明人。尽管他并不会丢下李泰容。


可事实上,他错了。


命运让他们必须分开。


毕业后,他去了美国,留学待了四年。他去了一家公司,一路坎坎坷坷并不顺利。


他在国外,成绩一如既往地优越,可没人知道他多少个日夜,手里拿着书,脑子里却都是那几年献给他最灿烂笑容的少年。


他在公司,他努力工作,日夜辛劳,憔悴不堪。可每当他想要放弃时,脑海里却全是那个打完篮球时偷偷跑过来亲吻他的男孩。他想到他,便又不要命的奋斗起来,他可不想之后再见到他时,自己不景气的不像样。


你要努力,才有资格见到他,或配上他。


……


他坐在地铁上,头脑沉重。轻轻摇了摇头,像是要把不清楚的东西摇出去。


今天是他去面试的日子。他要去的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或许还是太紧张了,让他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太好。混混沌沌的,就像是未混匀的颜料。


“下一位——”


他坐在会议室外的椅子上,和他一起来面试的人不在少数。整个走廊都是黑压压的西装制服,让他很压抑。


他等待着叫到他的那一刻,他有些急迫,想快点进去面试,可他又有些害怕,怕自己出了差错,就这样错失在如此好的公司上班的机会。


“下一位——”


到他了,他拿着手中的资料,起身走进会议室。


他坐了下来,调整呼吸,刚准备开口自我介绍,就见最中间那位一直在书写的面试官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两两愣神。


面试官,居然是他心心念念了四年的郑在玹。


对方也看着他久久未能回神,直到其他面试官提醒李泰容了,他这才轻咳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笔尖。


“各位面试官好,我叫李泰容。”


他没了之前的憔悴和颓然,现在眼里有的只是喜悦和激动,闪着光似的要跳出来。


“各位同学好,我叫李泰容。”他在做自我介绍时,郑在玹俨然把这句话和几年前李泰容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的发言重叠在了一起。


他的声音更成熟了,他的嘴唇还是那么好看。


他没有被特殊对待,他如同其他面试者一样,回家等消息。或许是心有灵犀还是怎样,他面试完就在会议室门口等着郑在玹,无论多久,反正四年他都等了,不差这一会儿。


他们走在街上,沉默不语。最后还是郑在玹替他迈出了这一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你知不知道,你悄无声息的去了美国,我等得有多苦。”


“我……当初是我不对……”


他没应声,等着他说下去。


“可我现在站在这儿,不是吗?”


他偏头,抬眼看他。


“泰容,过了四年我还是无法忘记你。所以,我想再次抓住你,想带你回到最初那样,可以吗?”


他勾唇一笑,他还是替自己迈出了这一步。


他笑着,肯定到:“好,请抓住我一辈子。”


评论(6)
热度(31)

© 「кᴇʟʟ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