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正常,你们害怕点

【玹容】出租男友

-深夜5000+爆肝

-后半截就有点文不对题了

-论坛体可能会搁一段时间,因为五百粉了要写点梗(顺便把400粉的补上)

-点梗写完可能就没什么更新了,因为要中考了

-希望你们等我回来

-以上




李泰容现在正在到处打工。


他白天上课,晚上还要连打几份工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不过还好,马上就要放假了,他可以专心打工了。


他在网上找着各种工作,他现在不怕累,他只要钱足够多。


“招男友?这工资也太高了吧……”李泰容嘴里叼着没有咬断的泡面,喃喃道。


他看到一则招聘“男朋友”的信息,四位数的时薪着实让人心动。


他觉得自己长得已经算好看了,便照着屏幕上挂出来的微信号加了过去。


正当他打算继续看看等那边验证通过时,手机很快响了起来。他一看,那边叫[JH-Peach🍑]的人已经通过了验证。


“您好”


那边很快发来了消息,李泰容连忙放下手中的泡面回消息,生怕让对方久等。


“您好,请问您在网上说的[招聘男友]是真的吗?”李泰容询问到。


“是的,您怎么称呼?”


“我叫李泰容。”


李泰容?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对面那人很眼熟这个名字,但是一时想不起来这个名字到底出现在哪里过。


“我姓郑,郑在玹。”


“那么李先生,可以给我一张你的照片吗?”


“当然。”


李泰容很快就找到一张朋友帮他拍的照片,他觉着不错就留着了,现在还起了作用。他不是喜欢自拍的人,所以如果没有这张照片,他还不知道怎么办,难道现拍一张吗?可他现在的形象不允许。


对面收到照片后,迟迟没有回应,李泰容也想不明白,颜值不可能不过关吧?他可还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呢。


“我就说怎么李泰容这个名字这么熟悉呢,N大校草啊……”郑在玹看着照片喃喃到。


李泰容是大三学生,郑在玹是这届刚进来的大一新生,郑在玹还对校草不熟很正常。但毕竟是校草,还是蝉联几届的校草,他的大名郑在玹还是听过的。


而李泰容,是完全不知道新生的情况,所以完完全全把郑在玹当成商务人士或者其他身份了。


又或者是帮妹妹或者姐姐还是朋友租的男朋友也说不定呢。


“长得非常好看呢。”郑在玹毫不客气的丢过去一句夸奖。


“谢谢。”李泰容消息发的高冷,实际上被夸了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


“那么请问郑先生对于这个[男友]还有什么要求吗?”李泰容询问到,毕竟如果下定决心要干这份工作的话就要了解详细了,以免出差错让这份白来钱的工作黄了。


“要听话,工作时间要顺应我的任何要求,其余时间完全可以当陌生人。如果出现某些特殊情况可能要做出一些恋人相关的动作,毕竟我就是要租个男朋友。”


李泰容看着对方用第一人称说完要求,一时间有些懵,他小心翼翼地问到:“是郑先生您租吗?租给自己吗?”


“对啊,不然我租给谁。”


???


为什么不租女朋友???


但他没问,他可不想因为问题过多被pass掉。


“那,什么时候见一面,我们好好谈谈?”对面发来消息。


李泰容连忙回复:“好,我随时有时间。”


“行,等我定了时间我会告诉你。”


……


李泰容乖巧地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发呆。郑在玹还没到,他坐在这里等了已经有五分钟了。其实不是郑在玹迟到了,而是他来早了。


没一会儿,李泰容就从余光看见了对面有人坐下。


“啊,郑先生你好。”李泰容笑笑。


“叫我郑在玹就好,其实我比你小,叫我名字也可以。”郑在玹也回以一个微笑。


“啊,真的吗?”


“是呢。我比你小两岁,按道理来说我还要叫你泰容哥呢。”


李泰容不解:“你怎么知道我的年龄的?”


“你微信个人信息上挂着啊。”


李泰容被自己蠢到了。


行吧,算我蠢。李泰容想着,又开口问下一个问题:“呃……在玹,除开之前提到的要求,对于这份工作,平时有什么时间限定吗?”李泰容不确定的称呼他为在玹,对方也没有反感的意思。


“随叫随到,我会打电话给你。”


“这……”


李泰容犹豫了一下。


“不可以吗?”郑在玹问。


“不是,当然可以!”他怕郑在玹的“随叫随到”和他打的其他工时间冲突,这才会犹豫。不过,郑在玹那边可是时薪四位数,再怎么也比那些小工作累死累活来的快。


万一就去五分钟怎么办?


那他可就亏了啊!


他想留两份工,可是又不知道这有钱人脑子里怎么想的,万一大半夜call他呢?万一大中午call他呢?万一……


郑在玹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你放心,没有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在不正常的时间叫你的。”


听到这里,他放下了心。


两人很快谈妥,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李泰容就这么正式成为郑在玹的“出租男友”了。


……


“喂?泰容哥,你过来一趟吧,对,我家。”


李泰容气喘吁吁赶到时,郑在玹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


他一进门就不禁感叹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这别墅装饰得金碧辉煌的。他被郑在玹领着去了二楼,去了郑在玹的房间。


“换上吧,一会儿跟我出去吃个饭。”


李泰容理解,他这身打扮虽然好看,但是太廉价了,郑在玹给他的那套一看就是某大牌几万一套的高级货。


他出来时,郑在玹在打电话,没有理他,但他也很清楚的看见了郑在玹一两秒的愣神。


“我穿起来还可以吧?”李泰容不确定的问。


“咳……还行吧。”郑在玹干咳一声,给了个敷衍的答案。


李泰容撇撇嘴,他刚听见郑在玹打电话时说的马上到,也不想多问,就等着郑在玹的指示。


虽然已经见识到了郑在玹是个有钱人的事实,但在他开着跑车停在自己面前时,李泰容还是觉得:有钱真好。


坐在副驾发呆的他,头微微偏向车窗,看着窗外瞬间逝去的风景一动不动。


“泰容哥。”


“嗯?”


听到郑在玹叫他,他立马把头偏了过来,盯着郑在玹。


“一会儿下车,你挽着我,跟我一起进餐厅。吃饭的时候尽量少说话,问到你机灵点,别露了马脚。”


面对他的提醒李泰容只是连连点头,嘴里不住的应声。


……


车停好了,一出停车场,李泰容立马挽上郑在玹,做好了表情管理,俨然就是一副小情侣模样。


郑在玹偏头朝他笑笑,收了收手臂,迈步就进了餐厅。


郑在玹一进餐厅,就见靠窗边有个女人朝他挥手。


那女人妆容精致,手上的饰品一看就不是什么便宜东西,身边放着的包也更说明了这个女人有钱。郑在玹告诉他这女人叫陈琳,也是早在车上就说好了的。


脑子里蹦出这一堆分析后,李泰容只能感叹自己太俗,看什么都是钱。这也不怪他,他真的穷怕了,在他小时候父亲就赌博欠债,丢下一屁股债跑了,剩他妈妈一个可怜女人带着小泰容生活、还债。后来因为太过劳苦,泰容妈妈病逝,留李泰容一个人生活。他家里的亲戚都不愿意要他,甚至葬礼那天下着大雨,他一个人跪在母亲坟前哭都没人给他撑伞。


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可郑在玹还是往他这边看了一眼。他余光瞟到郑在玹的眼神,立马重新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哟,郑少,看来你还没骗我。”那女人在他俩落座后用手背撑着下巴好好打量了李泰容一番。


“是啊,所以我早就叫陈小姐不要继续盯着我不放了。”郑在玹微笑。


那女人到也没有被郑在玹这番话搞得不开心,反而问他:“叫这么生干嘛?以前可不都是叫我小琳吗?难道是因为嫂子在,不敢叫那么亲密?”


“咳。”突然躺枪的李泰容干咳一声,还没回答就听郑在玹继续说:“陈小姐说笑,我们家泰容可不会介意称呼这些小事。”


“哦?真的吗?那你之前叫我宝贝,嫂子也不介意呀?”那女人朝李泰容一笑。


李泰容一挑眉,心道这女人不简单,便开口回答她:“陈小姐说的是真事吗?在玹对我非常忠心呢,他可不会对其他女士称呼的这么随意。”


“啊~没想到还是被嫂子看出来了~我开这么一个小玩笑,两位不介意吧?”


“当然不会。”郑在玹礼貌性一笑。


李泰容在一旁笑而不语,刚一见面觉得这女人气质不错的想法现在全部烟消云散,只觉得这女人恐怕还想继续纠缠郑在玹。


听两人之前的对话,是这位陈小姐追求郑在玹无果,反而还一直纠缠他,郑在玹没办法,只好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对象了,可那女人不相信,所以郑在玹才只好租了自己来当假男友,故意演给那女人看到。


李泰容有点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


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不过,看样子,郑少和嫂子关系好像不怎么融洽?”


喵喵喵???


都跟拿胶水粘着似的了还叫关系不融洽???


女士你有事儿吗???


不过郑在玹可没想这么多,反而接了她的话:“没有啊,我和泰容哥关系怎么可能不融洽?是吧哥?亲一个。”


“是啊是啊,嗯?”


嗯嗯嗯???


郑在玹你咋回事儿???


他脑子里都还乱糟糟的,就见郑在玹已经凑过来了,眼里写的全是“你不配合我你就别想干了今天的工资也别想拿了。”


李泰容认命,闭上眼睛凑了上去。


两人嘴唇相贴,郑在玹的嘴唇很软,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这是李泰容的第一想法。


两人分开后,李泰容的脸立马肉眼可见的红了。陈琳一笑:“呀,嫂子还脸红,不会是亲都没亲过吧?”


“我家泰容哥容易害羞,而且这还是在外人面前。”郑在玹回答她。


“嗯、嗯,在玹说的对。”


之后的谈话他一直都心不在焉的,满脑子都是郑在玹的那个吻。


……


这顿饭李泰容吃的憋火,这个女人真的很会找事。


他一上车就开始和郑在玹吐槽,吐槽之余还不忘心疼一下郑在玹被这么个女人缠上。


郑在玹一路就听他说这说那,偶尔应应他。李泰容也不是不会说话的人,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两人之前的气氛还是不错的。他话不算多,吐槽了两句便乖乖闭嘴。


“你家在哪?”


“啊?”面对郑在玹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我说,你家在哪。”刚好是红灯,郑在玹转过脸来看着他。


“啊……”


李泰容流畅的报出一个地址。


到达目的地,郑在玹目送李泰容上楼。都已经走到楼梯口了,李泰容又飞奔回来。


“工资啥时候结?”


“明天。”


“哦。”他朝郑在玹挥挥手,转身又上了楼。


回到家,李泰容这才想起他身上还穿着郑在玹拿给他的衣服。他一拍脑袋,怎么忘了把衣服还给人家呢?


不过既然被自己穿回来了,那也该好好洗洗再还回去。


所以第二天郑在玹见到李泰容就是他拎着一大个纸袋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样子。


郑在玹不解,问他:“这什么?”


李泰容伸出提着纸袋的手给他:“衣服。”


郑在玹直接把问号写脸上了。


“你昨天拿给我的那套衣服,我洗过了,现在来还给你。”


“还给我干什么,本来就是专门买给你的。”


“啥???”


李泰容一脸懵逼,郑在玹租个男友还赔钱啊。


“我身形比你大,我的你自然穿不了,所以见过你之后我估摸着去给你定做了一套。”


定做???!!!


“这套衣服……多少钱啊?”


居然是定做的,那肯定废了郑在玹不少钱。


“四万。”


好了知道了你们有钱人就是有钱既然是你买给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所以我不用赔钱了对吧?吓得他断句都不会了。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李泰容转身问。


“别走。”郑在玹喊住他。


“昨天那个陈琳说今天约我们出去玩。”郑在玹淡淡道。


李泰容很奇怪:你不想她缠着你那干脆拒绝啊?把我叫出来还要给我付工资,是嫌钱太多吗???


但他可没把这些想法说出来,这么好赚的钱不要白不要,还能出去玩一趟,多好。


他当即答应了下来,郑在玹便把他往屋里请。


“她说去哪儿了吗?”李泰容问。


“游乐园,小姑娘都爱去那种地方。她还约了个闺蜜和她一起。”郑在玹告诉他简要情况。


李泰容又不解:既然约的到小姐妹为什么还要找郑在玹?难道那女人知道我缺钱?


“几点?”李泰容又问。


“一点,吃了午饭我们就过去。”


“好。”


……


李泰容身上还是穿的郑在玹给他准备的衣服,今天是休闲装,跟郑在玹同款不同色。


四人在约定地点会面,陈琳一件李泰容被郑在玹牵着手就没好气的说了句“真恩爱。”经介绍,得知陈琳闺蜜叫金智夏,李泰容感觉得到,这个金智夏就是来帮着陈琳给他俩使绊子的。


两姑娘今天也聪明的没穿什么短裙,金智夏还穿了一条休闲牛仔裤,玩什么娱乐设施到也不怕出问题。


说是小姑娘,实际上什么都敢玩,好多李泰容看看就腿软的东西两个姑娘愣是兴致冲冲地把他们拉了上去。


玩了一圈,李泰容脸色很不好。


“没事吧,想不想吐?”郑在玹慢慢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我……我没事儿……”李泰容说话都很虚。


郑在玹连忙扶着他坐了下来,递给了他一瓶水。李泰容刚要扭开喝,却发现郑在玹已经细心地帮他把瓶盖扭开了。他有点感动,朝郑在玹那边看去,没想到一转过去就对上了郑在玹的视线。


“呃……谢谢你。”李泰容低下头,耳根有些红。


“小事,应该的。”郑在玹见他耳根红了起来,便不在看他,扭回头看前方。


那俩个买东西的小姑娘回来了,拿的全是甜品,郑在玹看着都腻。她们问李泰容要不要吃东西,李泰容抬头一看,虽然他爱吃甜食,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看见甜食都想吐了。


李泰容没休息一会儿,两个姑娘就又嚷嚷着要去鬼屋。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和郑在玹什么都顺着她俩,他想也没想就“嗯”了一声。


直到几人走到鬼屋门口,李泰容才想到之前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简直想把几分钟之前的自己打死。


不过都答应人家了,不去也不好,他还是硬着头皮牵着郑在玹走了进去。


一进鬼屋,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李泰容很不适应 郑在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李泰容牵着他的手收紧了几分。


之前他还想着,鬼屋里黑,他和李泰容就可以不用牵手了,反正陈琳和金智夏看不见。不过现在他想放都放不开了,李泰容牵的太紧了……


“你很害怕?”郑在玹问他。


李泰容被突然出声的郑在玹吓了一跳,郑在玹清楚的看到他抖了一下。


“嗯……”他声音弱弱的。


“害怕为什么还要进来,你不是还不舒服吗?”郑在玹拉住他,站在原地质问他。


李泰容微微走在前面,郑在玹停下来了,他也只好转过身来。他刚想回答郑在玹,就见一只鬼朝他们冲了过来。


“在玹!!!”他尖叫着扑进郑在玹怀里。


郑在玹一愣,随即回头看了看,这才明白李泰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是为什么。怀里的人抖得很厉害,他也搂上李泰容的腰,轻声说着:“没事。”


“怕……”李泰容在他怀里闷闷的应声。


其实李泰容扑进来之后他就觉得羞死人了,他想放开郑在玹,可是他又不敢看鬼屋里那些东西。


他现在的脸颊红的不像样,耳根就像烧起来了似的。他还以为郑在玹会把他推开,可在郑在玹搂上他的腰时,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一瞬间愣神。


“怕就躲在我怀里,不看就好了,我带你出去。”郑在玹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对老板心动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他好像突然理解之前陈琳为什么一直纠缠他了。


这什么绝世暖男。


两人就用这么个别扭的姿势走到出口附近,临走前李泰容还不忘朝里面张望了一下,立马被跳出来的工作人员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又缩回郑在玹怀里了。


最后那一下吓得不轻,出来之后他抬头看郑在玹时眼里的水汽还未散去。郑在玹一惊,怎么就要哭了,连忙抚上那人脸颊,在他眼下抹着不存在的泪水。


“诶,别哭啊,早知道就不让你进去了。”


眼睛有些痒,李泰容眨了眨眼睛,浓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看的郑在玹心里痒痒的。


李泰容也没挪开视线,两人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后面也不知道是谁先红着脸扭过头避开视线的。


……


两个大男人并排坐在摩天轮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偏头看风景。


突然,郑在玹转过头来问他:“现在,你还算在上班。”


李泰容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但也只是“嗯”了一声。


“那,你还应该听我的吧。”


陈述句。


“对。”


“该顺应我的要求吧。”


“是。”


接下来,郑在玹便没了话语。李泰容看着他靠过来,后脑被他一揽,两人就这么吻在一起。他瞪大了眼睛,对于郑在玹的动作很是吃惊。


两人唇瓣相贴,过了一会儿,郑在玹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唇上突然失去了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想念,尽管才刚刚分开。他后脑上的手还没放开,他和郑在玹就这么额头贴额头。他不好意思看郑在玹,只是垂着眸,耳尖红红的。


郑在玹看着他垂下的眼眸,再次吻了上去。


他灵巧的用舌尖撬开了李泰容的牙关,将舌头伸进去进行掠夺。两人难舍难分纠缠了好一会儿,李泰容这才因为喘不上气推开了他。他偏过头疯狂的吸入空气,脸上的潮红还未散去。


“你、你干什么……”


“对不起,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他总不能说因为你太好看了所以我想亲亲你吧?


见他没说话,郑在玹立马补充:“我可以补偿你!”他显得很慌张,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冷静。


“不用补偿。”


郑在玹一顿,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李泰容偷偷看了他一眼,随后缓缓道:“如果真要补偿的话,可以……”


“可以跟我试一试吗……?”


“啊?”郑在玹还没反应过来。


“就,那什么一见钟情了吧。”


李泰容没好意思看他,他红着脸偏过头看窗外。他从玻璃倒映出来的景象看到,郑在玹笑得很开心。


评论(14)
热度(298)

© 「кᴇʟʟ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