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正常,你们害怕点

【玹容】小裙子

-想不到吧,我居然更新了

-想不到吧,我还是写沙雕文

-想不到吧,我的文笔这么垃圾

-想不到吧,我还ooc

-想不到想不到。



李泰容喜欢小裙子,为什么呢?都是因为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很想要个女孩儿,可无奈,生了李泰容,身子又弱,可不敢再生一个了。但她实在太想要个女孩儿了,早在孕期就把婴幼儿装都买了女孩儿的粉色小裙子。

不过,李泰容生的倒也秀气,他母亲可没让他去剪头发,一直留长了,一穿小裙子,乍一看到还真是个小姑娘。

李泰容还小,什么都听妈妈的,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让他穿小裙子他也没说什么。

其实,他觉得这些小裙子也挺好看的……

但是,毕竟还是藏不住,他在幼儿园去卫生间被同学发现了,回来抱着妈妈哭了不知多久,哄都哄不好。

不过,那时住他隔壁的有个孩子,特别喜欢李泰容,或许是把泰容当成小女生了,天天下午都要去给人家送一朵小花花。

李泰容也喜欢郑在玹,每次收到花都会甜甜的笑着,用小奶音道:“谢谢在玹!”

郑在玹:妈妈我要娶她!!!!!!!!!

郑在玹这小孩实诚的很,想什么说什么,一见到他妈连妈妈都来不及好好喊,直接就抓着妈妈的袖子:“妈妈!我要娶李泰容!”

郑母听了大笑,但也是答应了:“哈哈哈!好啊,在玹是不是很喜欢泰容啊?”

“是!”

“嗯……那在玹娶了泰容会和泰容一辈子在一起吗?”

“在玹当然会!”

“那泰容不同意怎么办呢?”

郑在玹一愣,他一个小孩儿当然想不到这么多,当即委屈的不行,眼泪汪汪的就要哭出来。

郑母看自己儿子这个样子,不仅没去哄他,还敲开了隔壁李家的门,把整件事情告诉了李泰容妈妈。

两位妈妈坐在沙发上笑个不停,李泰容就这么站在一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刚好,两个孩子都在,郑母便问:

“泰容啊,在玹说他长大以后想娶你,你愿不愿意呀?”

“愿意!泰容最喜欢在玹了!”

“那,想不想跟在玹一辈子在一起呀?”

“想!”

“在玹,听见了吗,泰容也很喜欢你喔!”

郑在玹抹了抹眼角的泪珠,眼睛里冒星星:“真的吗!”

“最喜欢在玹了!”李泰容笑嘻嘻的答到。

……

后来,李泰容不知道什么原因搬走了,郑在玹也一直没找到他,两人就这么到了上大学的时候。

李泰容成绩优异,考上了市内最好N大。

N大的宿舍为两人间,李泰容有洁癖,但也觉得比四人间好多了,因此,他早早收拾好东西前往宿舍楼。

找到宿舍后,他开始布置自己的东西,等都快收拾好了,才见另一位舍友过来。

他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向门口,刚想打个招呼,却见那人有些呆愣的表情。

“你好?”李泰容开口试探了下。

“啊,你好,我是郑在玹,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

“你好,我是李泰容,请多多指教。”

刚听到郑在玹的名字,他觉得有些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他也对自己的记忆力有点自知之明,实在想不起来便放弃了。

郑在玹刚进门,一看见李泰容就懵了,这张脸和这个名字,意外的熟悉,但是间隔太长,他也想不起个所以然来。

两人各自都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疯狂回忆,最后还是李泰容看了看时间,问郑在玹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打破的这份沉默。

郑在玹想着一会儿也没什么事,便点点头答应了。

对于N大这一带,李泰容好像挺熟悉的,问了郑在玹的口味,就直接带着人进了一家店。

“你对这边很熟?”郑在玹合上菜单问。

“嗯,姐姐以前也是N大的,我很喜欢我姐姐,所以也会经常来这边。”李泰容道。

“你还有个姐姐?”

“嗯,她现在在国外留学。”

“哦……”

话一说完,俩人谁也没有继续找话题,默默无言。郑在玹觉得尴尬,便摸出手机随便看了看。

李泰容也觉得尴尬的不行,一看郑在玹在玩手机,他便转头看窗外。

落地窗让他很好的看到了窗外的景色,包括趴在玻璃上的那只猫。

他眼睛一亮,伸出手指在玻璃上敲了敲,小猫立刻给出了回应,爪子跟着他的手指在玻璃拍打。

李泰容逗猫逗得开心,倒是没注意郑在玹看过来的视线。

这么一看,其实李泰容是猫相啊。

李泰容逗了多久的猫,郑在玹就抬着手机看了他多久,手机黑屏都不知道。李泰容突然抬头,就对上了郑在玹的视线,郑在玹一尴尬,连忙低头滑手机,其实他也不知道对着黑屏有什么好滑的。

“你很喜欢猫吗?”郑在玹揉揉鼻子,抬头问他。

“啊,也没有特别喜欢。喜欢狗狗多一点吧。”李泰容道。

“以前家里养过吗?”

“养过十只。”

“哇哦……那还真是挺多的。”

“哈哈,是吧,看来很多人都会被这个数字吓到呢。”

“因为真的很多啊。”

……

李泰容有个习惯, 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说话,这就导致饭桌上两人默默无言埋头苦吃。

说是埋头苦吃也不太符合,两人的吃相还是很斯文的。

其实郑在玹受不了太安静的情况,因为他会觉得很尴尬,所以中间他抬头看过李泰容好几眼,几次想要开口都因为那人垂下眼眸专心吃饭没注意到他而放弃。

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把这顿饭吃完,吃饭不聊天真是太难受了。

……

两人不尴不尬地吃完了饭,李泰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便问郑在玹回不回宿舍。

郑在玹思索了一会儿,说要去买些日常用品。李泰容到时早就准备齐全了,他便自己回了宿舍。

一会到宿舍他就放飞自我了,脸上高兴的跟过年似的。因为他刚买的小裙子到了,手里的包裹现在还热乎着呢。

“哼哼哼~”他哼着奇奇怪怪的小调拆开包裹,把自己早就盯上的小裙子拿出来放在床上好好欣赏了一番。

他太想穿上试试了,但他又怕郑在玹回来看到把他当成变态。不过……他才刚到宿舍,郑在玹买日用品也不可能这么快吧?所以他还是放放心心的锁上了门开始穿小裙子。

裙子很合身,这还是因为他身材紧致的原因。他不喜欢打篮球,也不太会,所以也没有其他男孩子那样的肌肉和身材,所以露在裙子外面的长腿还是很诱人的。

他对着镜子满意地转了两圈,正想戴上假发拍两张照片的时候,门锁动了动。

他一惊,连忙冲向卫生间。

他还没进去,就撞见了刚刚把门打开的郑在玹。

郑在玹低头收钥匙,有些不解地问:“锁门干什么。”

李泰容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郑在玹一抬头就看见李泰容穿着小裙子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还不忘朝自己打个招呼。

“啊……”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我这是给妹妹买的……妹妹身形和我差不多,我给她试试大小。”李泰容脑子一热,想了这么个鬼理由出来。

我信你个鬼。

郑在玹看破不说破:“你妹妹真的很幸福。”

“我也这么觉得。”李泰容还一本正经点点头。

郑在玹就这么看着李泰容冲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他刚想倒杯水喝喝,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弱弱的声音:“在玹啊……”

“怎么了?”

“我忘记拿衣服了……”

语罢,郑在玹回头看了看李泰容床上被他脱下的卫衣和牛仔裤。

他拿起衣服,发现上面有股淡淡的柠檬香,忍不住凑近了多吸了两口,这才走向卫生间。

“我进来了。”

郑在玹虽然已经打了招呼,但其实他早在说话的时候就把门打开了。

门后的景象,就是李泰容拿裙子妄图遮住自己却因为慌乱实际上并没有遮到多少并且胸前某点也露了出来。

李泰容内裤穿的比较低,郑在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人的股缝……

为什么男孩子可以这么白?这么瘦?甚至乳头都是粉色的?

这是当时他脑子里的三个问题。

哦不,四个,为什么男孩子的腿可以这么好看???

郑在玹站在原地盯着李泰容的腿看,刚刚全被李泰容穿裙子这个突发事件抢走了脑子里所有的空间,还没有注意到这人的腿有多好看,现在刚好有个机会,他才注意到这双腿。

李泰容被他看的很不自在,开口让他把衣服拿来。

郑在玹终于舍得分一些视线给李泰容了,他伸手递过衣裤,然后站在原地,盯着李泰容。

本想等他走后再换衣服的李泰容,也呆呆地站在原地等着郑在玹出去。可站了半天,他见郑在玹没反应,他都有些冷了,郑在玹还是不走,便开口问他:“你怎么不走?”

“你怎么不穿?”郑在玹还反问他。

“你看着我怎么穿?”

“男孩子在男孩子面前不可以穿衣服吗?”

李泰容懵了,一下子说不出话,觉得郑在玹说的好像有道理,居然就这么呆愣愣地开始穿衣服了。

郑在玹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他。

这腿,也太好看了。

这腰,怎么能这么细。

这线条,也太好看了。

李泰容先穿裤子,轻轻松松地就把长腿伸了进去。

然后……拉裤链……

郑在玹看着他拉裤链的动作,看着那修长的手指,还有那一小块凸起……莫名觉得这个动作很色气。

“啊……真是……”

李泰容就听郑在玹小声感叹后,便出了卫生间,还细心地给他关上了门。

……

“在玹呐……这件事情可别跟别人说啊!”

“嗯。不过……你怕什么?你帮你妹妹试裙子,又不是你买给自己的,你怕什么?”

“……”

“还是说,本来就是你自己喜欢?”

李泰容一言不发,郑在玹也就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小裙子嘛——我都说了是帮我妹妹试穿!”李泰容还是不放弃。

“知道了知道了,好哥哥泰容。”

李泰容气的不行。

……

这刚开学才一个月不到,就遇上了小长假,李泰容妈妈立马打电话催他回家。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听他妈妈火急火燎的,他便草草收了些东西便走了,难免会落下一些小物件。

他到家后,箱子往房间一丢,接了一大杯水就开始灌,跟没喝过水似的。

“泰容啊——来给妈妈抱抱——”

李泰容很听话地放下了被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朝他妈跑去。

李泰容妈妈把他按在沙发上坐好,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转身去厨房端了一盘水果出来,还细心的插上了牙签。

“泰容,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在一起玩的那小孩儿?”

李泰容嘴里嚼着一块苹果,含糊不清地问到:“谁啊?”

“小玹——郑在玹。”

“咳咳咳咳咳——!!!”

李泰容猛的咳嗽,把他妈吓了好大一跳,连忙给他拍背。

“妈!你说谁?”李泰容看向他妈的眼里全是难以置信。

“小玹啊?”他妈妈还不明白李泰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不是吧……”李泰容已经感觉猫生无望。

“我和小玹妈妈都已经约好了,明天咱们两家一起出去玩!”

李泰容瘫在沙发上,两眼无神:“唉……无所谓了……”

……

郑在玹也听他妈妈说要出去玩的事,但只是说和他以前的朋友一家出去,没说是谁,所以当他见到李泰容一脸尴尬地站在自己面前时,他还有些懵逼。

李泰容低头站着,郑在玹就这么看着他,两个人谁也不说话,连旁边的妈妈都看不下去了。

“你们两个孩子怎么不说话呢?小时候关系多好呢,小玹还说要娶我们家泰容呢~”李泰容妈妈说到后面捂着嘴呵呵呵的笑起来。

“妈!这些事就别再提了!小时候不懂事!”李泰容转过头跟他妈妈说着,郑在玹可以清楚的看到李泰容红透了的耳根和脖子。

李泰容妈妈瞥了一眼他,略带调笑意味的说:“你当时可答应的好好的呢,还说最喜欢人家在玹了。”

李泰容顿时说不出话来,引得两位妈妈连连发笑。

“走吧走吧,先去吃午饭。”在玹妈妈在旁边看的不亦乐乎,看看了时间,这才提醒到。

……

这个点,又是旅游景点,没有那家店不挤的,所以几人选了一家店面比较称心的就进去了。

李泰容和郑在玹去点单,一路上李泰容被挤得差点摔倒,还是郑在玹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不过拉的有点猛,李泰容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

后背贴着那人结实的胸膛,自己的手腕还被郑在玹抓着,手心的温热他感受的一清二楚,顿时脸红了。

郑在玹看着李泰容的反应,觉得怪有意思,便想逗逗他,特意凑近了到那人耳旁低声说:“人很多,哥小心些。”

果不其然,李泰容耳根更红了,他支支吾吾的应了两声:“嗯、嗯,我会注意的。”

他完全不能想象,为什么这么可爱的人会是哥哥,李泰容比他大两岁这件事还是刚刚他妈妈告诉他的。

“我就说呢,第一眼见到哥就觉得很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我也是……”

“啊……那看来哥不是帮妹妹试裙子呢?”

他说这句话时,还特意凑近了小声说。

“啊!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李泰容扭开头。

“哥真的很喜欢小裙子吗?”

“……”李泰容不语。

“哥小时候穿裙子真的很可爱哦。”

李泰容继续沉默。

“当时我还每天送朵花给你呢,你笑起来特别可爱。”

“当时我还想娶你。”

“你也答应我了,你还说最喜欢在玹了。”

李泰容的脸从红起来就没消停下去。

他堪堪转过头来,委屈巴巴的看着郑在玹,好像是因为小时候的事情被提起而羞愤不堪。

郑在玹被他看的一愣,还以为这哥生气了,连忙哄到:“哥不要生气,你不喜欢那我以后就不提了。哥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有生气……就是、就是、就是太羞耻了……”

李泰容又转回头去,将脸埋进双手。

“小裙子还不是当时妈妈买给我的……妈妈很喜欢小女孩,但我不是呀,所以妈妈把早就买好的小裙子给我穿,把我当成女孩子养了。”

“可是后来会喜欢上小裙子也不是我的错呀——谁叫那些小裙子设计得那么可爱嘛……”

“噗嗤——”

郑在玹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李泰容觉得这有些嘲笑的意思,连忙问他:“你笑什么!”

郑在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半天了才缓过来:“哈哈哈,我是觉得,哥太可爱了哈哈哈哈。”

李泰容被他笑的不好意思。

……

一年后,郑在玹和李泰容早就发展成恋人关系了,今天是李泰容生日,他都等不及想知道郑在玹为他准备什么惊喜了。

可是,郑在玹却打电话过来,说家里有些事,不能陪李泰容过生日了,这让他很失落。

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还是家里的事重要些,可不能以为自己一个小小的生日就耽误了人家的正事。

“算了,我还有其他朋友嘛。”李泰容自己安慰自己。

他心不在焉的跟金道英,中本悠太那一帮人开了个party,把人送走后立马瘫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他的生日就过完了,郑在玹甚至连在手机上发信息祝他生日快乐都没有。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躺在沙发上。

可他不知道的是,刚被他送走的人全都蹲在他家门口,20个人蹲那还是有些吓人的。

“我说,只有十五分钟了,你还不去?”中本悠太用胳膊肘推了推身旁的郑在玹。

“知道了知道了,悠太哥你别催我,给我准备准备。”

“你都准备一天了!”金道英说。

“你在不去我就进去了啊?”Ten开玩笑的说着。

郑在玹叹了口气,掏出钥匙,就跟上战场一样。

他在众人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他走了进去,中本悠太刚想叫他别关门,就见那人反手锁上了门。

“靠。白眼狼。”中本悠太没好气的说着。

屋内,郑在玹在李泰容身旁蹲下,目光扫过李泰容精致的五官,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李泰容睡眠很浅,迷迷糊糊感觉到了,这便睁开眼:“唔……在玹?”

他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说。

“哥,生日快乐。”

语罢,他吻上李泰容,舌尖毫不犹豫的撬开那人牙关探了进去,疯狂在里面探索、掠夺。

李泰容被他吻得喘不过气,郑在玹看他这样,倒也放开了他。

他看着李泰容伏在他胸口大口喘气,巴不得把人揉进怀里好好疼爱。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不来了么……”李泰容的语气有些委屈。

郑在玹摸摸他后脑勺的头发:“哥生日,我怎么可能不来。”

“……真是的。”

郑在玹笑笑,递过一旁的纸袋:“哥,看看礼物还喜欢吗。”

李泰容不情不愿的放开了郑在玹,开始拆礼物。

其实,到现在他只拆了郑在玹这一份,其他十九份他都没动。

刚拆开,他就愣了,这他妈——

居然是条小裙子!?露胸露屁股那种!?

“哥还喜欢吗?”

“我太想看哥穿上它,在我身下求饶的样子了。”

评论(13)
热度(184)

© 「кᴇʟʟo」 | Powered by LOFTER